悍铭资讯

孙宇晨广州陪我公司解散 官网peiwo.cn已无法访问

7月18日,广州陪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新增注销备案,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清算组负责人为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6月27日,该公司曾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该公司为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孙宇晨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同时为最终受益人。

7月23日早上5点49分,孙宇晨在个人微博上称,因突发肾结石正于医院治疗,取消与巴菲特的午餐会面。上午11点28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权威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孙宇晨同样通过类似的方式大量集资,涉嫌非法集资,这就不难解释其为何如此阔绰。

7月23日中午12点23分,孙宇晨发博回应称,网传非法集资不实、网传洗钱不实等等。他表示,陪我App是一款年轻人使用的语音社交产品,对于平台内部分存在用户产生的负能量内容,作为平台,我们坚决反对,第一时间配合监管机构进行净网行动,提升监管质量,支持和鼓励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充沛的网络音频内容。

以下是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孙宇晨的“广州陪我公司”决议解散,申请注销!》相关报道

7月23日,孙宇晨事件陷入罗生门。

凌晨5:49,孙宇晨通过其个人新浪微博发声:因突发肾结石正于医院治疗,因故取消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

上午11:28,21世纪经济报道发出《重磅!取消巴菲特午餐的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赌》独家新闻,文中指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权威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孙宇晨同样通过类似的方式大量集资,涉嫌非法集资,这就不难解释其为何如此阔绰。

中午12:23,孙宇晨再度发博称,网传非法集资不实、网传洗钱不实等等。他表示,陪我APP是一款年轻人使用的语音社交产品,对于平台内部分存在用户产生的负能量内容,作为平台,我们坚决反对,第一时间配合监管机构进行净网行动,提升监管质量,支持和鼓励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充沛的网络音频内容。

事件正在持续发酵中,真相扑朔迷离。

与此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到,孙宇晨全资控股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广州陪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正在进行债权人公告,公告期为2019年7月18日-2019年9月1日。

债权人公告信息显示,2019年07月18日,广州陪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因决议解散,拟向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登记,请债权人自公告之日起45日内向清算组申报债权。债权人为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记者尝试拨打债权申报联系电话和广州陪我信息科技的企业公示电话,结果分别显示电话已关机、电话被多次挂断。

而在此前的6月27日,据天眼查显示,广州陪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出现经营异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广州市番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消保科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被列入经营异常的公司,会对其各个方面的行为进行限制,比如银行交易账户、公账都会被冻结,会有一个限制,不能转进转出,该公司如果要继续经营下去的话要来登记地公安进行解锁。但是只能认定该公司没有在注册地经营,不能排除其还在偷偷摸摸用各人账户经营。

据启信宝,孙宇晨共13家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集中在商务服务业,其中有6家企业存在风险,有风险的企业分别为:德晨盛世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广州陪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博瑞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盛世博瑞(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威振印刷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小编第一时间访问“广州陪我公司”的官网“peiwo.cn”,已无法访问。通过whois查询,显示域名处于停止解析状态,而备案仍旧存在。

 

此前,孙宇晨以456.7888万美元(折合3155万RMB)拍下巴菲特慈善午餐,根据采访得知,孙宇晨午餐会的最重要话题是希望修正巴菲特价值投资理论,目前巴菲特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有偏见,希望通过交流会可以让巴菲特了解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这一言论让比特币价格一度上扬至巅峰。

但众多投资人却并不看好,质疑炒作的风声一直不断,而此次“广州陪我公司解散”事件以及“取消巴菲特午餐”,让这一言论进一步坐实。

有投资人称孙宇晨为“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比方说他本来是100分,精心包装成1000分的样子,只要这个1000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场上找来1000分对应的资本和行业地位。一直这样玩儿下去,等泡沫吹得足够大,圈到足够多的钱,再去市场上收购一个真正靠谱的公司,这个资本游戏就算玩儿成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孙宇晨广州陪我公司解散 官网peiwo.cn已无法访问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